文章閱讀頁通欄

區塊鏈項目創始人都出走了,團隊真在做事?

來源: 區塊律動BlockBeats 作者:0x66
「剛剛我看了一下,官微已經 3 個月沒更新了。」 在與區塊律動 BlockBeats 聊起近況時,胡哲順手點開了前公司的社交賬號,發現最近一篇文章發布的日期......
「剛剛我看了一下,官微已經 3 個月沒更新了。」

在與區塊律動 BlockBeats 聊起近況時,胡哲順手點開了前公司的社交賬號,發現最近一篇文章發布的日期,停留在了 6 月 12 日。

「團隊到底還在不在做事,我也不知道。」他發出了直抵靈魂的感慨。

9 月 17 日,明星分片項目 Zilliqa 傳來消息,CTO 賈瑤琪在朋友圈宣布,「是時候我離開 Zilliqa 去探索和迎接其他新的挑戰了」。事實上,這并非創始團隊成員首次分道揚鑣,此前,CEO 董心書剛剛離開,沒想到如今團隊高層再次上演離開一幕。而伴隨著 ZIL 近一年來低迷的幣價,很多人對 Zilliqa 悲觀的情緒也開始蔓延。

相對于瘋狂吐槽和謾罵,更糟糕的是無人問津。五天前的 9 月 14 日,曾被瘋狂追捧的明星項目 Grin,「委員會兼團隊核心成員 Gary 宣布分叉 Grin 代碼庫、成立新項目 Gotts」的消息,國內無人關注,直到 9 月 19 日才被媒體報道。

今年 3 月份以來,比特幣回暖讓部分投資者回了一波血,紛繁復雜的線下 Meetup,眼花繚亂的龍蝦宴、露天 Party、游輪趴也時不時刺激大家的神經,但深入行業才會猛然發現,當下的加密貨幣行業,其實尚未走出熊市,行業凜冬依舊。

短短大半年,MakerDAO、Grin、IOTA、ENU、芯鏈等多個明星、老牌項目內部發生劇烈震動,高層相繼出走、離職。一邊是交易所傳來「上位」的好消息,另一邊是區塊鏈創始團隊不時傳來的壞消息:由于各種原因,創始團隊的 CXO 不是今天離職,就是明天出走。

在區塊鏈的世界里,很多項目通過一級或二級市場融到了大筆的資金,為代幣買單的是投資者,創始人頻繁出走背后的真相如何?如果連創始人都離開了,項目還有未來嗎?投資者的錢都要打了水漂?

團隊內訌,分道揚鑣

所有的潰敗往往都是從內部開始的。

「Robin(鐘馥百)本人并沒有對星云團隊提出正式離職,而是由于其個人原因申請了長期休假,所以 Robin 現在不再出任星云的 CTO 一職。」

一年前,星云鏈聯合創始人王冠作為官方代表,以「人員流轉是常態」回應了當時星云鏈突然內部「大地震」的問題。

當時,外界傳言,鐘馥百離開是因為星云鏈集中度高,「主網的節點都是開發團隊自己控制」、「其去中心化程度甚至不及 EOS。」高層間理念不合,最終「分手」。而「申請了長假」的鐘馥百,很快與 CSDN 副總裁孟巖,以及前星云鏈首席研發工程師、星云鏈技術白皮書主編尚書另起爐灶,聯合創立了新項目 Zerohm。

時間不到一年,王冠的「常態」也一語成讖。

今年 7 月,王冠似乎也因類似原因告別星云鏈。他在「認真告別」的公開發言中稱,離開的原因是「理念不同,內部溝通不暢,自要說明,避免誤解。」此外,他還強調,此次變動「不存在一群人的政治博弈」。

值得玩味的是,幾乎同一時間,星云研究院院長范學鵬也在社區留言:「由于個人對于星云未來發展的不同理解,我們選擇離開目前的星云團隊。」而留言尾部除了署名「范學鵬」,還出現了湯載陽、曾馭龍、王宸敏三位星云研究院核心成員。

換句話說,星云鏈內部已經分崩離析,至此,當初心比天高的創業三人組,只留下徐義吉在「苦苦」維持和支撐。我們無意在去探尋這兩位創始人離開的原因,但自從星云鏈高層「集體出走」后,至少可以發現,星云鏈官方公眾號的最新一篇文章,停留在了 6 月 25 日,此前,星云鏈每月至少保持著周更的頻率。

事實上,這并非近期傳出因為內訌、理念方向迥異導致區塊鏈項目創始成員分道揚鑣的個案,區塊律動 BlockBeats 梳理發現,今年以來,已經有多位區塊鏈項目高層公開、低調離職,或另謀高就,或另起爐灶。

今年上半年,MakerDAO 深受內斗消耗,該項目 CEO Rune Christensen、首席技術官 Andy Milenius、多位基金會成員相繼離開。

5 月 10 日,波場前首席技術官及聯合創始人陳志強(Lucien Chen)宣布離開波場,他稱該項目已經變得過于中心化,偏離了它的基本原則。

6 月 24 日,Grin 技術委員會成員 Yeastplume 在官方論壇證實匿名創始人 Ignotus Peverell 因「個人原因」離開。9 月 14 日,Grin 委員會兼團隊核心成員 Gary 宣布分叉 Grin 代碼庫,「成立新項目 Gotts」。

7 月 23 日,IOTA 聯合創始人 David S?nsteb? 發文,本來應該在幾周后發布的離開消息不得已提前到當日發布。該博客稱,IOTA 聯合創始人 Sergey Ivancheglo 已經按其計劃,在 6 月 26 日遞交辭職信,辭去董事會職務。

7 月,大型企業級區塊鏈項目 Hedera Hashgraph 宣布,其總裁 Tom Trowbridge 已離開團隊。

8 月 1 日,Enumivo(ENU)的創始人 Aiden Pearce 離職,「Enumivo 死了,賣掉你的 ENU,從不買 ENU。整個項目都是由一些想要操縱價格的人控制的。」

8 月 3 日,芯鏈合伙人玉竹宣布離開。

很多人離開時,大致還能和前東家保持明面上的平和,雙方互道珍重、來日方長,而在這個與利益糾葛纏繞的行業里,同樣不乏撕破臉皮、公開撕逼的事件,比如波場的孫宇晨與陳志強、鬧得沸沸揚揚的李笑來和鄭伊廷。

高層逃離、項目白皮書理想高遠、落地難也越來越成為普遍現象,對區塊鏈投資者來說,如今已經不止要面臨項目開拓市場、競爭對手碾壓的外部問題了,創始團隊內部分崩離析同樣危險。

項目碰壁,一地雞毛

「說實話,我們項目在去年 6 月世界杯熱鬧了一陣后就沉寂下來了。」國內某競猜類區塊鏈項目技術負責人羅技告訴區塊律動 BlockBeats,「不過也不能說項目就死了,半死不活吧。」

據了解,他們早在去年下半年加密貨幣熊市襲來的時候,就裁掉了大部分員工,「大概從 60、70 人裁到了 20 人左右。」羅技補充說,「項目也不能直接廢掉,畢竟當初融了錢,還要給投資人交代的」,「節假日相應的活動還會更新,但技術開發基本停滯了。」

「項目當初的融資至少還有幾百萬,秘鑰都被老板攥得緊緊的,我也不知道具體有多少。」羅技透露,公司去年 10 月份把大部分商務、技術裁掉后,市場部只留了 2 個人,專門負責項目日常更新,開支也大幅度減少,「心里話,今年的應用類項目都不要看了,我們原來那個項目已經是空殼了,能離場的最好早點離場。」

「老板在行業里算老人了,名聲還行。」雖然前途渺茫,但羅技沒離開,「先跟著老板折騰唄,不然還能怎樣?」沒過幾個月,手里有錢、心里不慌的他們,相中了人人歆羨的交易所生意,今年 3 月,新的交易所低調上線,「老板沒公開站臺,我們到底是埋頭開發還是做了新項目,誰也不知道,哈哈。」

相對于核心成員的公開出走,那些「看似還在安心做事」的團隊,反而潛藏更「嚴重」的危機:在你不知道的時候,團隊可能早已「另開爐灶」,謀劃著醞釀新一輪收割。

今年以來,很多區塊鏈項目的商業模式逐步被證偽,IEO、Staking、會員制、存幣理財等玩法迭出,但折騰到現在,整個加密貨幣市場確實還沒有擺脫頹勢。

那些在 2017 年、2018 年相繼完成融資的項目,如今已經到檢驗階段性成果的時候,期限將至,眾人發現:很多項目真是在「裸泳」,當初聲勢浩大的項目,部分銷聲匿跡,部分則「低調行事」。

區塊律動 BlockBeats 發現,在當前熊市背景下,有以下表現的項目,基本上已經可以認定為「假死」:

1、項目研發進展緩慢甚至已經停滯,官方社群無專門運營人員說話、項目信息披露頻率大幅降低;
2、項目創始人減少 PR、減少公開場合露面,對外 Title 發生改變;
3、項目成立新基金,「戰略投資」新項目,開始頻繁某些新項目站臺、喊單;
4、即便仍在參與公開活動,但避開項目進展,大談宏觀環境。

當然也會有真正做事的項目,能在其中渾水摸魚的玩家,或許下一次牛市再來的時候,又會「死而復生」、「東山再起」。

「舊人退,新人進」

除了區塊鏈項目,今年的交易所同樣是大換血、離職潮的「重災區」。

在短短半年內,Coinbase 至少已經有 10 位高管離開,從交易主管、副總裁,到首席產品官、風險運營經理,甚至首席技術官,這家交易所內部正在經歷著新的更迭與動蕩。

除了 Coinbase,火幣、OKEx 等交易所,在經歷去年年底、今年年初的大規模裁員和大清洗后,內部也逐漸穩定,隨著加密貨幣行情回暖,這些交易所的玩家們,也開始了新的征途。頭部交易所穩固地位,新玩家也試圖突出重圍。

新秀 BiKi 則引進了原貝殼公關負責人姜曉玉,今年 8 月,原 Bitget 品牌 VP 蘇麗君加入 BiKi,與此同時,原 Bitget CMO Jme 也于同一時間宣布加入 BiKi。另一邊,Bitget CEO 則迎來了新的 CEO 于洋,她此前的身份則是 Bit-Z COO。

換句話說,不只是區塊鏈項目,交易所之間也在進行著高層間的換血。一邊是區塊鏈團隊分道揚鑣,另一邊是交易所的高層變幻,新秀試圖通過換血突圍成功。

圈內風云變幻,圈外同樣有人源源不斷入場。7 月,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團(CME Group)交易后服務提供商 Traiana CEO Andres Choussy 離職,去了一家區塊鏈結算專家公司 Baton 擔任首席運營官;軟銀子公司 One Tap BUY 首席執行官林和人辭職,計劃在加密資產領域創業。

在通向加密貨幣圣杯的路上,除了蜂擁而上的入場者,也有急流勇退的「認輸者」。

今年 6 月,曾揚言「區塊鏈落地第一次社會實驗」的陳偉星,留下「不好玩了,讓時間回到正軌」的只言片語,留下「無疾而終」VVChain,落荒而逃,還有那個曾親自把 CDC 消費鏈操辦「歸零」,離開前與整個幣圈為「敵」的楊寧,甚至早就揚言推出幣圈的火星人、朱潘。如果當初這些人守住底線,沒有為某些項目站臺、喊單,或許被套牢的投資者也不會那么多。

在當前這個糟糕的行業背景下,投資者在選擇標的時,已經不僅僅要關注項目能否落地、提防懸掛于頭頂的政策利劍,同樣要把「創始團隊的去留」放到靠前的位置了。
關鍵詞: 區塊鏈項目  區塊鏈  
0/300
? 时时彩龙虎和计划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