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閱讀頁通欄

如何理解“代幣經濟學”?

來源: 藍狐筆記 作者:Jackson Laskey
前言:隨著區塊鏈項目的演化,更多場景的探索,加密經濟模型也在不斷進化,一是考慮符合法規的問題,二是考慮如何通過代幣來促進網絡的發展,進而......
前言:隨著區塊鏈項目的演化,更多場景的探索,加密經濟模型也在不斷進化,一是考慮符合法規的問題,二是考慮如何通過代幣來促進網絡的發展,進而捕獲網絡價值。這里面有很多的細節需要探索。而奧派經濟學也許會給我們一些啟示。本文作者是Jackson Laskey,由“藍狐筆記”社群的“realthinkbit”翻譯。

為了理解“什么是代幣經濟學?”,首先應該了解該領域與現存的經濟學流派(包括應用派及學院派)之間的關系,然后再探索代幣經濟學工程師在區塊鏈早期試圖解決的特定問題。

在經濟研究的各種流派中,奧地利學派在理解代幣經濟學方面提供的知識最多。奧地利經濟學派名列前茅的大經濟學家包括路德維希·馮·米塞斯,弗里德里希·哈耶克和默里·羅斯巴德。他們以獨特的方法來發展其經濟理論以及對穩健貨幣和國家在經濟中作用的觀點而著稱。

假如奧地利學派的偉大經濟學家們活躍在2018年,我認為代幣經濟也會是他們的主要興趣。奧派學人是最早指引我們看到穩健貨幣的未來在我們眼前開創。這些創造了商業周期理論的經濟學家們將立即看到可互換穩健貨幣可以促進人類福祉,如比特幣等。

奧派學人可能還會發現通過使用智能合約而無需經濟強制性的經濟設計潛力。如今,通過智能合約、側鏈以及分叉進行的經濟實驗為發現提供了一個舞臺,同時又不限制個人權利。

可能不太明顯的是,需要奧派的行為學方法論來引導第一代區塊鏈項目取得成功。行為學是對人類行為的研究,人類為達成目標而進行有目的的行為。與以數據為驅動力的芝加哥學派和理想主義的凱恩斯學派不同,奧派會使用基于激勵的演繹方法,從而在創建模型方面蓬勃發展。對于沒有歷史數據的創新且復雜的環境,這是一種合適的方法,特別是對于規模經濟而言。

代幣經濟學是人類行為學+科技

關于人類行為的理論,個人對不斷變化的激勵如何做出反應,并不是一項新的嘗試。畢竟人類行為學起源于古希臘。代幣經濟學并不是一個新領域,它只是將人類行為研究應用到新技術中。

對于這種技術的一個例子,尚不清楚米塞斯和哈耶克是否會考慮如何分叉一種經濟體,即當個體能夠參與其中的一個,兩個或兩個都不參加,產生的結果會影響這些經濟中各個生產階段的成本。

研究人類行為的新技術包括區塊鏈、智能合約和開源實踐/分叉。從更廣泛的意義上講,基于信任的去中心化活動的發展速度(我們希望)是代幣經濟學家必須考慮對現有模型的折衷。此外,在這些經濟體中運作的非人類的自治可信實體的能力為在各方之間組織經濟活動提供了可能性,而激勵措施離不開這些實體。

其他新技術實際上只是重啟。考慮類似質押的事情,這是代幣經濟的共同特性。代幣質押,無論是作為抵押品形式還是只為某些特權支付的一種方式,都是區塊鏈技術所促進的一種實踐,但并非區塊鏈獨有。出租物業的保證金與代幣質押相當類似,以確保避免不良行為。

一位奧派經濟學家可能會告訴你,如果承租人突然發現客廳中的油漆呈黃色陰影,如果重新油漆的價值超過租期結束時收回保證金的價值,他們將決定是否將房間油漆為他們更喜歡的藍色。當意識到黃色是一種可惡的色調時,距離租約結束的時間越長,房間被粉刷的可能性越大。

我們認為區塊鏈企業家并未對如下的方面進行足夠適當的考慮:例如質押的真實經濟成本以及阻止不良行為所必需的抵押數量。他們將更多的關心放在了炫目的技術和籌款工作上。(藍狐筆記:作者的意思是說,質押的真實經濟成本跟惡意行為的成本相比,這方面考慮還不周到。)

代幣經濟應對去中心化供需中的復雜性

奧地利學派了解生產者如何在自由市場條件下滿足消費者的需求。盡管區塊鏈解鎖了滿足某些以前無法實現的消費者需求的能力,但在這些網絡中,生產者與消費者之間的關系通常更為復雜。代幣經濟學專家必須能夠看到代幣經濟中供需之間的差距,并利用區塊鏈解決方案將雙方連接起來,以讓雙方都能繁榮發展。

看看Metacert協議,它除了其他很多功能之外,該平臺力圖將想了解加密騙局的URI的消費者和能檢測這些加密騙局URI的去中心化的生產者網絡連接起來。在傳統的情況,中心化的實體將負責向單個生產者付費,并將匯總的這些URI信息表出售給消費者。

但是,這種中心化實體與Metacert試圖通過其去中心化模型實現的目標相反。在這種情況下,代幣經濟學家的目標是找到一種無需通過中心權限即可有效分配消費者資源以創建URI信息表的方法。代幣經濟學家必須了解生產者和消費者的動機以及權力下放的精神。

代幣經濟學的主要挑戰

盡管以上所有內容都與代幣學高度相關,但出現該領域的主要原因是解決區塊鏈中一個非常特殊的問題。區塊鏈企業家希望通過將代幣出售給投資者來籌集資金,而且還不會將這些代幣歸類為證券。我們認為,繞開這些證券法的主要方法是確保代幣在其構建的網絡上有某種應用。

盡管并非所有這些用途代幣都是在考慮證券法的情況下創建的,但該資產類別的籌資優勢是顯而易見的,并且缺乏完善的代幣經濟建模表明,在1CO的繁榮時期,人們存在某種“現在先籌資,以后再想辦法”代幣模型的態度。

因此,代幣經濟學家的挑戰如下:這些使用功能代幣的網絡是如何構成的,當網絡為用戶創造更多價值時,賦予投資者價值的代幣如何增值?

盡管奧派可能會指出,證券法會激勵企業投入資源來創建非證券投資工具,但這在某種意義上是對代幣經濟學在當前區塊鏈格局中的作用持懷疑態度。

如果沒有這些法律,代幣經濟學家可能會從事其他工作,但這就是政治現實,因此大多數代幣經濟學的主要目標是將功能代幣構建為既是投資工具又是使用去中心化網絡的基本組成部分。

可以看到這并不總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構建因網絡增長而帶來代幣升值的網絡具有挑戰性。一些常見的陷阱包括將代幣價值綁定到某種網絡功能,但實際上該網絡功能否成功,并不在于是否有價值代幣的參與。

其他項目有意地創建了代幣結構,而該代幣結構用作龐氏騙局,在這種方案中,只有最早的采用者才能看到上漲的空間。即使網絡的構建是以可以實現增長,且其增長能帶來代幣的上漲,分叉的競爭也可能將潛在的上行空間限制在希望部分兌現網絡價值的投資者身上。

盡管使用功能代幣籌集資金最初可能是為了想辦法繞開證券法,但由此產生的創造力和創新性可能為非常適合這種模式的項目帶來競爭優勢。我們已經看到新的網絡將其代幣結構化,使得代幣的使用可以利用激勵機制,并具有比傳統股權捕捉更多價值的能力。

Metacert和Workcoin是將功能代幣與許多網絡功能綁定的項目案例,因此對網絡服務的需求等同于對代幣的需求。這兩個項目都利用質押來調整激勵措施并增加代幣價值。Metacert尤其新穎,因為他們建立的去中心化網絡是跟他們現有的中心化業務獨立開來的,但目的是為了幫助其現有中心化業務的網絡。

他們通過代幣所有權在網絡中擁有權益,并且該權益可能遠遠超過其中心化業務的直接價值,因為該網絡有可能被更廣泛的受眾所利用。通過使用功能代幣而不是網絡所有權來解鎖這種創新結構。

由于這些它們所依賴的項目和結構會擴展,為了了解什么會起作用,額外的代幣經濟學分析是必要的,但這項目的演化很清楚,這是更好的代幣經濟規劃的直接結果。

結論

隨著第一代區塊鏈的成熟,“什么是代幣經濟學?”這個問題可能會有一個更簡單的答案。隨著行業不斷發展其革命性技術,代幣經濟創新將仍然是創造性網絡的關鍵部分,它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和數量產生經濟價值。奧派的人類行為方法論旨在理解人類交互和交易的復雜系統,它將在代幣經濟學領域的開創方面提供無與倫比的價值。
關鍵詞: 代幣經濟學  代幣  區塊鏈  
0/300
? 时时彩龙虎和计划app